海外优质VPS
高性价比免备案主机推荐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2019, 印度Saas元年。



//本文共4146字,预计阅读14分钟//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2019年,印度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行业突飞猛进,多家公司收入突破重要关口——1亿美元收入(年度经常性收入)。
 
这个成绩,即便放在市场体量更大的中国,收入规模也非常可观。2020年是否会成为印度SaaS行业的另一个丰年?
  
1954年,Roger Bannister成为第一个在四分钟内跑完一英里的人,这是个划时代的大事件。因为在此之前,人们普遍认为这一壮举不可能实现。受到Bannister的鼓舞,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一大批运动员努力追上了他的步伐。时至今日,许许多多以往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已经成为常态。
 
对SaaS而言,收入年度经常性收入达到1亿美元就相当于1英里跑进4分钟。2018年年中,Freshworks率先取得这一成绩;2019年,Druva 紧随其后。未来一两年,至少将有六家印度SaaS公司将达到同等水平。
 
自1980年代开始,印度涌现出一批以Infosys为首的世界级软件服务外包企业,这批创业者被冠为IT Boy(IT男孩)。如今,Saas男孩正从他们手中接棒。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2019,SaaS正在吞噬软件
 
印度SaaS企业为何能在2019年崛起?Freshworks成了指明灯,激励着同行沿着它的道路前进,同时,几股“东风”吹动着印度SaaS初创企业。
 
2019年,全球SaaS浪潮高涨。Gartn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球SaaS市场规模略低于2150亿美元,但在未来三年内将呈指数级增长。到2022年,预计规模将超过3300亿美元。超过30%的软件技术服务商将改变投资策略,从“云优先”(Cloud-first)转向“云独占”(Cloud-only)。Gartner认为,这股行业东风将推动全球SaaS市场达到新高度。
 
另一项Gartner的调查估计,仅在客户关系管理方面,2019年SaaS的支出就将达到约420亿美元。这占该细分市场软件总支出的75%,并将保持快速上涨趋势。
 
如果说“软件正在吞噬世界”,那么在2019年,明显是“SaaS正在吞噬软件”。
 
2019年,印度SaaS初创企业获得资本市场的全面加注,从种子资金到1亿美元。这样的支持是早年SaaS企业不敢奢望的。FusionCharts、Kayako、Zoho和Wingify等这些先锋,都是白手起家的公司,缺少可信稳定的融资渠道,导致增长缓慢,只能依靠自己实现增长,有模型估算,他们最高年收入也就1000万美元左右。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印度SaaS独角兽一览,公众号回复“印度SaaS”可以查看,志象网整理的印度SaaS企业清单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世界著名SaaS企业从100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收入,(ARR)的增长曲线
 
风险投资的涌现,开启了一个新篇章。通过募集数亿美元来推动增长,这些公司比他们捉襟见肘的前辈成长得更快、发展的更大。这一成功反过来又推动了一个良性循环,即看到SaaS企业成功案例的资本,开始通过寻找下一个Freshworks来获得投资的成功。
 
2019年,像Tiger Global这样的大佬也加入战局,他们在印度选择新标的时,只将目光投向了B2B/SaaS。这与他们早期的标的形成了鲜明对比(早期标的多是Flipkart这样的消费类科技公司)。这一年还出现了只专注于SaaS/B2B投资的基金,反映了融资环境日益成熟。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Tiger Global Management在2019年明显增加了对SaaS企业的投资
 
当然,这一良性循环也得益于CRM、营销分析这类横向SaaS的发展——从Salesforce.com这样的头部企业的规模和市场占有率可以看出,该细分市场目前在印度拥有近15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但即使是垂直类的SaaS(只专注于一个特定行业或领域的公司),融资规模也大幅增加。比如Zenoti和GoodMethods,前者为水疗和健身中心提供人力资源解决方案,后者为牙科诊所提供商业解决方案。这一年,SaaS也在重新塑造那些使用传统软件系统的行业。比如,2006年创立于美国、专注于制药行业的SaaS独角兽Veeva,正裹挟着行业更新换代、加速前进。
 
早期的传统观点认为,垂直SaaS最适合自给自足的公司,他们服务于特定行业,2019年,随着Zenoti等公司的成功,这一观点不攻自破。Zenoti已经募集了5000多万美元的资金。同样,仅面向零售客户的方案提供商Capillary Technologies,在2019年的规模和成熟度都在不断提高。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Capollary Technologies 和 Zenoti的融资情况,数据来源:Crunchbase
 
Capillary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Aneesh Reddy说,“2019年,我们在亚洲看到很多大牌零售商和品牌都开始采用云技术。前三季度,我们赢得了四家大客户,从每家获得的收入都过100万美元。”
 
其次,2019年还出现了非常适合印度SaaS产品的“管道机遇”。虽然SaaS行业出现淘金热,市场正进入红海,但这些公司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待售市场,就像是“淘金热中卖鹤嘴锄”。类似于BrowserStack这样提供移动测试工具的公司,以及提供发票管理软件Chargebee都是乘着这股潮流而来。
 
Chargebe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rish Subramanian在接受创投媒体The Ken采访时强调,SaaS市场正日益成熟,这意味着巨大机遇。他表示,“我们的客户也是SaaS公司,他们使用我们的解决方案满足了自己订阅和计费需求。在过去一年,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购买现成的产品。在他们看来,这些产品属于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能够服务于公司整体的战术目的,而不仅是为了实现某个特定的目标。
 
接下来是印度的机会。
 
从历史上看,印度软件市场规模不大,企业的技术采用率很低,与之相匹配的是总体上不愿意为软件付费。但2019年,廉价移动设备、平价宽带和支付基础设施三驾马车推动新的变革。像Zoho这样过去一直不看重印度市场的企业,现在却视其为关键市场,并投入数百万美元推广自己,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SaaS行业在印度已经运作几年,而且出现印度模式SaaS——即利用成本套利在全球范围内与竞争对手展开竞争。这种模式足够简单——低成本制造,在线销售,免费试用,利用廉价劳动力拓展客户,最终确保试用客户购买。
 
Zoho和Freshworks等公司是这种桌面销售模式的先锋,最适合向全球数百万中小企业销售SaaS解决方案。Prasanna Krishnamoorthy是Upekkha公司的创始人,作为一家创业加速器,Upekkha通过在印度久经考验的SaaS模式,帮助印度的SaaS初创企业可持续发展,他说,“Freshworks花了两年时间和一百万美元的投资,才获得了第一笔百万美元的收入。而现在的印度初创企业正以更快、更高效的资本运营着。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在我们第一批支持的4家初创公司中,3家的收入都从10万美元增长到了100多万。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Upekkha为SaaS初创企业提供模式的帮助,图片来源:TechinAsia
 
毫无疑问,2019年对印度SaaS初创企业来说是奇迹之年,但2020年又将何去何从?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Copy India
 
根据管理咨询公司Zinnov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过去的五年里,印度有2300家B2B/SaaS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除了像Freshworks,Zoho和Druva这样的庞然大物之外,印度还有近20多家SaaS公司的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这样的势头表明,一百多家印度SaaS公司将在不远的将来,完成产品与市场的初步匹配,收入达到100万至200万美元。
 
虽然这些数字令人印象深刻,但与全球SaaS市场规模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所有印度SaaS初创企业的总收入不到全球市场的1%。
 
乐观来看,这给了印度SaaS公司充足的发展空间。Chargebee的Krish就持此态度,“首先,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需要对一类买家(个人、部门)、一个领域、一个客户类型(小型、中型市场、企业)和一个地区有深刻的理解。我相信大多数印度SaaS公司都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而关键是(作为个人和公司)保持并达到这一点,而不至于耗尽精力。一旦你突破了100万美元的大关,就有很多人相信你会想做大。我看到数百家印度SaaS公司突破了这道关口,这就是我对印度SaaS公司在全球的成功感到乐观的原因”。
 
像Freshworks这样成熟的印度SaaS初创企业也发现,他们在中小企业和中端市场领域仍有充足的发展空间。这些公司正在逐步向上层市场(中端市场或企业)转移,或者向现有客户引入额外的产品线,这样可以带来交叉销售机会,而增加的客户获取成本可以忽略不计。这使他们能够保持之前的迅猛增速(据说Freshworks公司在2019年已经突破了2亿美元收入)。
 
此外,随着印度SaaS公司向上游发展,他们发现,在企业愿意付费使用核心SaaS产品的基础上,通过专业服务,有显著的增加收入的机会——鉴于印度在提供全球外包信息技术服务方面的传统优势,大型SaaS初创企业能够利用这些机会。此外,资本的大量涌入使印度SaaS公司考虑外部增长的可能性——收购初创企业以实现规模或战略目的。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部分印度SaaS企业的收购记录,数据来源:Crunchbase
 
就印度本土市场的机遇而言,充足的市场规模,加之许多潜在技术适用场景,为新型矩阵式商业模式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例如,为kirana(夫妻)店主提供移动库存管理系统的KhataBook并不收取用户任何软件费用,而是通过在核心免费平台上提供增值服务(如信贷)来赚钱。
 
另一方面,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了。2011年,Freshworks开始运营时,全球约有50家公司在争夺SaaS市场。今天,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600。尽管市场比以往大得多,但市场的很大一部分已经被著名的供应商垄断,如Salesforce, ServiceNow, Workday和Zendesk,这些企业都在快速增长,甚至超越了它们所占据市场规模的增速。
 
Adobe和Microsoft等老牌企业公司也开始了从桌面到云软件的转型之旅,并且都已经建立起各自第一家超过100亿美元ARR的SaaS企业。
 
那么,印度SaaS的初创企业如何在红海中求生?
 
很明显,对于印度SaaS初创企业来说,类似客户关系管理这样的大型横向SaaS服务细分市场,是很艰难的一块,因为竞争对手扎根更深且规模庞大。
 
但是竞争之外还有阻力。
 
一方面,印度SaaS模式正在被复制。世界各地的初创企业都在采用相同的桌面销售/入站营销技术,并处在平稳竞争中。随着外国初创企业发现并应用这种模式,印度初创企业的成本套利优势正在迅速削弱,印度本土的人才成本也越来越高。
 
Upekkha创始人Krishnamoorthy说,“人才是印度SaaS公司的一大挑战。新的技能和角色,如电话销售、特别提款权、产品营销和客户成功营销,对SaaS的增长至关重要。这些领域的技术人员成本昂贵并严重短缺”。资本涌入印度SaaS公司,无意中造成了人才成本飙升的局面。Capillary Technologies的Reddy回应了这种担忧,“印度的技术人才市场令人非常担忧。我认为技术人才成本已经过于昂贵了,需要调整,尤其是在孟加拉国”。
 
这些担忧虽然有些吹毛求疵,但有一点值得注意。尽管SaaS在2019年已经日趋成熟,但年轻的印度SaaS公司似乎太过于关注复制“印度模式”,而不是投入时间精力打造原创产品。
 
模式是一个有效的起点,但创始人不应该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把模式视为业务的全部。相反,他们应该首先从客户的角度关注产品本身。创始人不该忽视,创造对客户有价值的产品,才是创业成功的最大决定因素。
 
当今世界前途大好的新一代SaaS公司——比如Superhuman, Notion, Airtable, Zoom和Figma——与上一代SaaS大公司完全不同的是,他们正在构建“未来工作”的图景。这一图景以客户为中心、注重市场开发技术,其依据的基本原理与Salesforce、Zendesk或Workday这类的SaaS公司过去十年倡导的方法截然不同。印度SaaS公司也是时候拿出自己的原创模式和世界观了。毕竟,想要在未来十年取得成功,已不再能依靠已经过时的剧本。
 
 
公众号回复“印度SaaS”可以查看志象网整理的印度SaaS企业清单
 本文经志象网编译,原文请点击“阅读原文”



编辑|付饶  排版|邱丹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 hxtmike
网站 | https://zxwpost.com/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往期内容回顾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原文地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yNDU2NTc1Ng==&mid=2247490713&idx=1&sn=0e66ba1223784975b6a1d87f9fccae10&chksm=fa2a310acd5db81caf999cadad22532927b2980b6fef202f0ed3fa1f80d9fad52f7ac7fb1eff

赞(0)
本站所刊载内容均为网络上收集整理,本站不保证其真实性和准确性,所有内容仅供大家娱乐参考。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会尽快处理争议内容。VPS主机推荐 » IT男孩之后,印度的SaaS男孩正走向世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