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优质VPS
高性价比免备案主机推荐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我今天看了一下数据,除湖北省外新增病例已经大为减少,战胜新冠肺炎指日可待。在胜利即将到来之际,我最想感谢最想赞美的就是冲在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根据卫计委在上周公布的数据,全国有超过1700名医务人员不幸被感染,至少8名医务人员牺牲在抗疫第一线,他们分别是:姜继军医生、毛样红医生、蒋金波医生、宋英杰医生、宋云花医生、姚留记医生、徐辉医生、李文亮医生……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这些名字值得我们去永远铭记,纵使他们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但也一定会“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回想起一个月前疫情爆发之初,山雨欲来的各种信息冲淡了当时的两个热点:一是故宫大奔事件,估计现在院长还偷偷乐呢;还有一个是接连两起恶性伤医事件。

 

北京民航医院杨文医生,在急诊抢救室内被患者家属用事先准备的尖刀反复切割、扎刺,不幸遇害。一周前,凶手孙文斌被判处死刑,二审维持原判。当年北京非典时,杨文医生就冲在了第一线。相信如果不是恶魔夺去了她的生命,这一次疫情中依然能看到她在最前线奋战的身影。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北京朝阳医院陶勇医生,在出诊时被恶徒崔某重伤,失血1500毫升、多处骨折、神经肌肉断裂、颅脑外伤……经过九天抢救才转危为安,但是重伤的他可能再也无法走上手术台了……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这一次抗击疫情中,医务工作者们毫无疑问是最伟大的英雄,值得我们最热烈的赞美和最优厚的奖励。但是,我们社会对于他们的态度,出了问题。在疫情期间,依然发生了几起殴打医生、患者朝医务人员吐口水的恶性事件。这已经够让人寒心了,甚至还有社区拒绝医务人员入内,由网友曝光某家属院全票通过拒绝该小区医护人员租户回去住。高级知识分子社区做出这种事来实在是让人不寒而栗。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还记得按手印申请上前线的小汤山医疗团队吗?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还记得患有渐冻症依然冲在防疫第一线的院长吗?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看看医务工作者们的辛苦与付出,有人却在背后拆台,实在让人无话可说,我甚至跟这些人同为大后方的人民而感到耻辱。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这些社会问题的根源有很多,除却人本性的自私自利,我们对于医务人员的宣传也有些很不合理的地方,仿佛他们就应该理所应当的奉献,就应该不计回报的付出,就应该毫无保留的牺牲——谁让你们是伟大的白衣天使呢?


疫情期间很多对于医务人员的宣传都引起了我的不适,比如有一位护士怀孕九个月还在一线;另一位护士流产十天重回一线。她们的选择固然伟大,也是值得赞美的,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在人手不是极端紧缺的情况之下,是否要让她们以保重自己身体为首要任务呢?甚至我认为“领导给怀孕护士特批放假”这样的新闻,都比宣传这个要好。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还有在疫情爆发初期,因为封路,医生每天要徒步十三公里上下班,这个也被媒体大肆报道,让人无比费解。这一来是贸然封路与停止公共交通后没考虑必要的交通出行需求,二来对一线医务人员的后勤保障也没跟上。在这个前提之下大肆宣扬医生艰苦奋斗不掉队的精神,似乎有点“强行喜办”的意思。事实上这个新闻的后续是当地民警在得知医生徒步上下班之后,主动用警车接送几天(后来私家车禁令就取消了),宣传的重点放在这种事情上不比强调人家徒步上下班要好么。

 

还有前两天大肆宣传的甘肃女性医护人员集体剃光头的新闻,首先我对于是否所有人都自愿剃光头持怀疑态度,而穿防护服确实要短发,但不必一定光头。其次放出来的那一段视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令人不适:女护士们一个个哭的稀里哗啦的,看起来特别伤心;理发的人剪了马尾之后还拿给人炫耀炫耀;最后合影的时候有一个男性医务工作者,只剃了平头而已。我不明白这种新闻有什么宣传的必要,宣传医务工作者伟大?无私奉献?勇于牺牲?然后呢,他们这么伟大、这么无私奉献、这么勇于牺牲,得到相应的奖励是什么呢?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我强烈呼吁,以后不要再对医务工作者进行“卖惨式宣传”了,这会造成一个很恶劣的后果:普通人可能会觉得很高尚很感动很伟大,但是还有很多脑子不太灵光的人觉得这样的奉献与牺牲是理所应当,更进一步的要求所有医务工作者都得这样“无私且伟大”,否则就是自己吃了亏——这就是医闹一个间接的源头。


我在《医疗、教育、养老与社保的困境,最好的解药在哪里?》这篇文章中分析过当前医务工作者们的普遍困境。不吹不黑,我国的医疗体制相比于西方发达国家来说,普世程度高的不是一点半点,很多穷人都能享受到高水平的医疗服务,这在资本主义社会是不可想象的。当今的医疗福利可以说是计划经济遗泽,但也因此受到了市场大环境的巨大冲击。

计划经济有一个特点,对于劳动者的激励不以金钱来衡量,而是以“荣誉”来作为“回报”。像我的父辈、祖辈,非常非常看重来自组织的荣誉,像什么劳动模范、先进个人、优秀党员、新长征路上红旗手之类的奖状攒了一抽屉,我现在回家就能翻得到,保存的好好的。不一定发钱才是一种正反馈(反正整个社会大家都怎么没钱),公有制前提下来自荣誉的激励,对劳动者同样能提供很大的正向作用。反应下岗工人题材的电影《暴雪将至》中,段奕宏饰演的工人余国伟就一直执念于一个“劳动模范”的奖项,并为不断证明自己走向了不归路。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但是,现在的问题在哪里,我们社会已经普遍不用计划经济荣誉激励那一套了,市场经济要用钱去衡量。我们广大医生的普遍困境就在这里,既要用计划经济时“白衣天使、无私奉献”的道德层面去要求,市场化金钱层面的激励又跟不上,于是基层医生普遍“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高考医学录取分数线年年下跌。

 

医生,治病救人;教师,教书育人。这些高尚的事业能用市场框架下的金钱来衡量吗?不能。就像我在《我们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但问题的根源不在年轻人身上》这篇文章里说到的母亲的困境一样,母爱的伟大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医生和教师也一样。但是这又是一个金钱来异化一切、衡量一切的时代,这就是他们所面临的困境。科研工作者也是一个道理,我说屠呦呦比王健林贡献大,袁隆平比马云贡献大,他们俩的家产应该比王健林和马云多才“公平”,谁赞成谁反对?赞成也没用反对也没用,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的贡献就不能用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衡量。

 

但问题就在于,各行各业都普遍市场化的年代,荣誉激励是失效的:我要买车买房,孩子要上学,父母要养老,我拿几张荣誉证书有啥用?这也是为什么,媒体每每宣传医生、教师、科研工作者们不计报酬、生活艰苦朴素、工作拼命加班时会招致反感——钱不给足还有啥好说的呢。

 

所以说我们的宣传工作者真该改改思路了,各行各业都在市场化改革,只有宣传工作还是计划经济的旧思维,所以他们宣传的东西显得就格格不入。这所造成的一部分负面影响就是我上面分析的,容易让某些人觉得医生的无私奉献是理所应当的事——我不管你是不是要挣钱养家养孩子,白衣天使给我做手术还想着挣钱吗?

 

所以求求媒体们发新闻的时候也顾虑一下,看一看角度和表达。人民中也有害群之马,无产阶级中也有流氓无产阶级,纵使比例很低,也架不住基数大啊。你们天天铺天盖地的这个奉献那个牺牲,肯定有憨憨把医院里所有人都当白求恩了——你凭什么不为我无私奉献?看我不拿刀捅你?有一个这样的悲剧,那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看一下新闻APP下面的热门评论,简直就是粪坑,能给你气死,有这样的舆论还有这么多认同,还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另外也希望国家能够切实提高医务工作者应有的待遇,就如我前文所说,荣誉奖励固然重要,但现在毕竟是市场经济,谁也有油盐酱醋吃喝拉撒的“俗事”,白衣天使也得还房贷也得给孩子上辅导班,物质上的正反馈该有的也一定得有。比如说前面徒步上班的医生,国家奖励他一辆大奔,疫情结束之后让他开车进故宫逛一圈,你说咱老百姓愿不愿意看见这样的新闻?

 

有很多时候,因为更宏观职能的缺席,“医生-患者”“教师-学生、家长”变成了二元对立的关系。什么意思呢,就是医生想要提高自身收入,只能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从患者身上薅羊毛。国家财政补贴力度小,政府要求医院自负盈亏,医院就给科室下指标,科室就给每个医生打绩效。医生基础收入低不低?绝对是低的,低于他们所受教育水平和同年龄段的平均值;但是其他收入就不好说了,比如部分药品的回扣,比如“科室奖金”——这个名字每个医院的叫法不一样,大致意思就是你这个科室盈利了,那么赚的钱大伙分一分。所以医生想要达到一个与市场持平的待遇,患者就得被割韭菜,这一种二元对立,根源不在医生也不在患者,但后果却让双方来承担。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这就是我在《劳动人民的命,金粉世家的病》这篇文章里说的道理。我们通过外卖平台定外卖,经常会遇到外卖员不负责任、提前接单、食物泼洒等现象;外卖员也会抱怨消费者态度差、不讲情面;外卖员违反交通规则危险驾驶也是一个社会问题……但是,这背后的根源在于大公司通过控制成本,把外卖员的数量定在将将够用的水平,让他们不得不拼尽全力冒着危险才能完成所规定的工作——这跟一百年前的血汗工厂是一个套路,把劳动者剩余价值榨到最大化。同时,大公司和资本可以转嫁风险和矛盾,比如超时配送,罚的是外卖员的钱;快递投诉,不用问直接罚快递员。反正资本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永远不会吃亏:本应是剩余价值剥削过度、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转移到劳动者和消费者身上,让你觉得是外卖员服务不好,让外卖员觉得是你太苛刻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是背后的庞然大物在吸取双方骨髓。

 

为了解决医闹问题,必须要国家加大投入与财政支持,解决“医生-患者”的二元对立关系,这才是治本之策。

 

我们确实不能要求医务工作者人人都是白求恩,但是如果国家把他们的待遇提上去,让更多的年轻人追逐高工资进入医疗产业,让医生护士不用每天都累得半死没办法休息,让他们不用为科室分配下来的“绩效”或者医院的盈利任务乱开药、乱做检查,让他们能有一个非常得当的收入来维系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富裕生活……我绝对相信,那时候大多数医务工作者都是白求恩。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新书已出版:《生而贫穷》正式出版,感谢大家支持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原文地址: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E2NTY0Ng==&mid=2650676646&idx=1&sn=d4c3e3042522878936611cc4727ba5c3&chksm=bed4928789a31b91e798a521251146fe150218e52dba3ee83ba641831acbf0c81fcdc95e958c
赞(0)
本站所刊载内容均为网络上收集整理,本站不保证其真实性和准确性,所有内容仅供大家娱乐参考。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会尽快处理争议内容。VPS主机推荐 » 愿这次疫情过后,世间再无医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