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优质VPS
高性价比免备案主机推荐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尽管顶着娱乐至死的“道德警告”,停摆26天之后,2月15日晚,湖南卫视最终还是更新了他们的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
 
截至目前,芒果TV客户端的数据显示,最新一期的节目播放量已经突破了3300万,尽管和过往的数据相比,仍然存在着相当程度的进步空间,但在疫情大背景下处处掣肘的综艺产业里,仍然称得上是一枝独秀。
 
回顾过去,疫情对文娱行业的冲击一直有目共睹,2003年“非典”之后,香港特区政府所列出的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四个行业里,文娱还和旅游、餐饮行业一道榜上有名。
 
而今天,伴随着线上线下不同程度的发展和细分,疫情对于文娱产业的影响已经不能再以消极的结果一概而论。
 
一百五十年前,列夫·托尔斯泰在他的小说里这样写道:“幸福的人总是相似,不幸的人却往往各不相同。”
 
某种程度上,这也正是当下文娱产业各个领域在疫情之中的写照。
 
那些获得了全新发展机遇的领域,绝大部分都是借助于疫情期间庞大的宅家人群;而那些挣扎求生的行业,有的身处行业本身的“寒冬”周期,有的则是受制于疫情之下不断推迟的复工时间,亦或是线下客流的大幅削减。
 
不论如何,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冬天里,各人所经历的冷暖,唯有自己清楚。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综艺
 
尽管前天傍晚,庞大用户的涌入之下,“爱奇艺崩了”这一词条迅速登上微博热搜,但各平台的综艺迷们心里却都清楚,狂欢的背后,真正扛起疫情期间“爱优腾”日活数据的,并不是自制的综艺节目,而是流水的影视剧。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众所周知,爱优腾的综艺板块一贯强势,除了诸如《青春有你》、《乐队的夏天》等集平台之力打造的头部品牌外,不少腰部综艺通过对受众群体精准有效的分析,也在残酷的竞争中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市场。
 
数据统计表明,仅2018年全年,爱优腾旗下的腰部综艺里,就有超过4档节目迈过了10亿播放量的门槛,换句话说,在爱优腾综艺板块的“边角料”里,至少还能挖出4部《延禧攻略》的流量。
 
看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疫情对于综艺的影响都绝不是根本性的,作为文娱板块中的长期需求,从较长的时间维度来看,特殊时段所起到的影响力往往有限,并且,这种影响力往往只是通过疫情期间被短暂改变的人的行为模式来实现的。
 
回到此次综艺受创的主要原因,不难发现,官方的宏观调控和人员的复工影响才是真正的决定性因素。
 
首先是宏观调控,在广电总局统筹下,全国娱乐性节目有所减少,取而代之的则是有针对性加强过的疫情防控报道。湖南卫视宣布1月26日、27日的《快乐大本营》取消播出,改播《下一站是幸福》。此外湖北卫视、浙江卫视、江西卫视等也宣布取消原定春节档播出的《王牌对王牌》《新声请指教》《漫游记》等综艺,推出疫情特别报道。
 
其次,为了遏止疫情的扩散,各地出台的复工政策也在无形中为综艺节目的录制加大了统筹难度。不同于电视剧的打包销售,综艺为保证话题度和时效性,“边播边拍”往往是主流的制作模式,中间空出用以缓冲的库存,往往不超过两期,这在平时是绰绰有余,而在持续性的疫情面前,显然则有些捉襟见肘。
 
截止目前,网上流出的各卫视内部声明显示,《我们的乐队》选择了延期录制,《歌手》《声临其境3》《元宵喜乐会》等选择了取消现场观众,投票转为芒果TV网络平台投票,参与录制的工作人员均需填报个人信息,包括自己和家人的身体状况。而鉴于录制状况,以及春节假期延后的情况,许多第一季度综艺的播出时间或将进一步延后,在宣发时机上也颇为不利。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我是歌手云录制现场

除此以外,对于爱优腾等各大视频平台来说,春节档往往是各大腰部综艺节目的淡季,也是新旧节目之间接档的窗口期,在此基础上,受制于大环境的影响,旧节目照常结束,然而新节目却迟迟无法上线,这也在无形中助长了各大视频平台的“综艺荒”现状。
 
以爱优腾为例,当前的综艺板块界面,能够独挑大梁的自制节目,除了《潮流合伙人》之外,剩下的几乎全军覆没。
 
整个春节期间,扛起爱优腾综艺板块的节目,几乎全部来自地方卫视。
 
这之中,不乏湖南卫视的《歌手·当打之年》、浙江卫视的《天赐的声音》、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中国新相亲》等王牌收视节目。
 
数据同样也见证了这些地方卫视难得的崛起机遇。据CSM全国网数据显示,除夕至大年初九的十天春节假期,电视机前的观众每天收看电视347分钟,环比前十天增加87分钟,增幅33%。全国城市观众收视增幅更大。
 
据勾正数据显示,春节期间日均电视观看时长达6.33小时,同比春节前一周提升21.7%。超半数用户开机时长超过7小时。不少电视剧收视率甚至一度突破了2%,自线上视频平台崛起之后,这样的场景,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灾难之后,各行业竞争序列会逐步回复原位,但至少当前,各大卫视的综艺节目作为疫情期间为数不多的精神“安慰剂”,仍然收获了庞大的流量。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从这个角度来说,疫情并没有力量改变这一行业的竞争格局,真正能改变这些的,则是疫情期间对于低迷现状的应急措施,亦或是对于“意外之财”的处理办法。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影视
 
继春节档跌入冰点之后,属于电影行业的灾难并没有就此终止。
 
2月14日的情人节,原定上映的15部影片无一幸免,全部以撤档的结局告终,这也意味着,在失去贺岁档这一重磅收入来源之后,电影行业又失去了依靠曾创下单日6.51亿票房的“情人节奇迹”回血的机会。
 
失去收入并不可怕,整个疫情期间,除了大型商超和药店,没有什么线下产业真能做到全身而退。相较于百亿票房的流失,影视行业真正的痛点则是在于,他们已经失去了挽回投资者信心的筹码。
 
众所周知,整个2019年,影视公司普遍都在“经历寒冬”,各投资方频繁撤资的背后,是全行业高回报率神话的终止。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月3日,在16家已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的影视公司里,亏损状态的公司达到9家。其中,万达电影预计2019年亏损33亿元-45亿元;华谊兄弟预计2019年亏损约39.67亿元-39.62亿元;北京文化2019年预亏19.5亿-24.5亿。电影巨头之外,华策影视、唐德影视、欢瑞世纪等电视剧公司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面对影视行业规模化以来,为数不多的低谷,整个投资市场的信心,几乎全部集中于20年初接踵而至的春节档、情人节档。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春节档对于院线来说至关重要,这在电影行业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根据猫眼数据,仅占据全国电影档期1.6%的春节档,在过去三年里贡献的票房收入分别为34.20亿元、57.70亿元、58.59亿元,占到这三年国产电影总票房的11.4%、15.2%、14.2%。
 
众所周知,春节假期会集中释放观影需求,这对于影视制作公司和院线公司是重大利好,市场所释放信息同样也表明这一点。
 
万德数据显示,自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10日,26家影视上市公司股价涨幅超10%,龙头公司如慈文传媒、华策影视、万达电影等涨幅高达30%以上。
 
另一边,虎嗅此前的一篇文章中也表示,影视行业已经迎来了触底反弹的机遇,一方面政策对影视行业的管制稍有放松,尤其在资本层面,停滞的融资并购逐渐放开;另一方面,行业自身也经历了长期的挤泡沫过程,消化了绝大部分风险,行业结构得到优化,逐渐回归以内容价值为衡量标准的竞争轨道上。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春天已经遥遥在望。
 
在此基础上,接连“不告而别”的春节档和情人节档,几乎在短期内彻底掐灭了影视行业复苏的可能。
 
除此以外,外在竞争对手的虎视眈眈,和疫情结束之后的收尾重建工作,也将耗尽影视行业在2020年剩余的绝大多数精力。
 
尽管此前头条和《囧妈》的合作在实际效果上看来并不算很成功,但头条系平台敲山震虎、借助于影视行业扩充长视频领域生态的意图已经暴露无遗。另一边,大洋彼岸Netfix的崛起故事还历历在目,电影产业的发行方和院线方自然是如坐针毡。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虽然产业中下游的集体抵制和表态产生了效果,目前撤档的电影中,暂时还未再出现线上上映的案例,但囤积于手中的庞大资源,以及剧组集体复工之后带来的扎堆作品,也势必将极大扰乱行业中下游的排片、发行工作。
 
毕竟,在失去了春节档这样一个强势反转的机遇之后,后续的假期,已经无法再在短时间里消化如此庞大的影视资源了。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短视频、游戏
 
这两个行业之所以要放在一起说,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点,这是疫情期间,文娱乃至所有行业中,为数不多逆势增长的产业。
 
第二点,这两个产业未来均是前景无限,并且行业内竞争几乎已经全面步入了下半场。
 
据URORA极光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DAU巅峰时期,抖音短视频达到了3.11亿的用户量,同比往年增长了93.1%;而快手,以1.77亿的DAU稳居第二,同比往年增长了55.8%;西瓜视频则达到了4580万,同比往年增长30%。
 
同样,网络公开数据显示:春节期间《王者荣耀》的峰值DAU达到了1.2亿至1.5亿之间,除夕夜高达20亿的单日流水,也已经打破了去年大年三十13亿的记录;《和平精英》的峰值DAU也在0.8-1.0亿之间,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两个行业的崛起背后,一方面得益于春节期间宅家的庞大人群,另一方面,则是各自本身长期的利好态势。
 
作为备受中青年人群喜爱的娱乐方式,一直以来,制约短视频和游戏产业发展的瓶颈,都是来自行业之外的规定和政策。
 
以游戏行业为例,过往的分析中,凡是对于行业未来的分析,版号都是不得不提及的“殇”,相关部门严格的审批机制之下,游戏行业的“马太效应”也愈发得以凸显。
 
这一点在此次在APP Annie 发布的中国 App Store1月收入榜中同样有所体现,一众游戏排行之中,除了腾讯与网易旗下的游戏,只有阿里的《三国志·战略版》、完美世界的《新笑傲江湖》和莉莉丝的《剑与远征》勉强登榜。相形之下,这场手游行业的狂欢,对于中小游戏工作室来说,热闹仍然与他们无关。
 
与此同时,连年征伐之下的短视频生态,头部品牌的格局也已经基本定调。庞大的用户积淀下,未来,属于新兴平台的机会仍然渺茫。
 
在此基础上,短视频领域作为全球业态的领跑者,自身战略和发展方向的规划,不单单关系国内的市场,同样也影响着全球乃至于行业内外的生态。
 
而游戏领域作为全球市场中的“落后者”,新IP、新理念、新制作的匮乏,也亟需得到补充。
 
毋庸置疑,设计一款经久不衰、长期稳定盈利的游戏,是绝大多数游戏公司不变的梦想,然而综合市场整体的虹吸效果来看,绝大多数的游戏,依然只是速衰速朽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此次疫情期间,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老游戏,小美斗地主、欢乐麻将等棋牌类替代游戏,以及健身环大冒险等适用于特定场合的游戏的火爆,并不能被简单定义为游戏全产业的崛起,充其量只能算是疫情之下,短期的一种利好刺激。
 
抛开棋牌类替代游戏和健身环大冒险这样的“另类”,国产手游、端游圈活跃的游戏,基本还是在和往年一道原地踏步。
 
在这个层面上,决定着游戏产业和短视频领域下半场竞争核心的,依然是内容为王。
 
好在,相较于其他“荒野求生”的产业来说,它们还并不缺乏时间。
 
总而言之,疫情之下,文娱市场线下业务普遍艰难、线上产业的优势得以聚焦放大。而无论企业自身在疫情中所感受的冷暖,在下一个洗牌期来临之前,积蓄力量、谋求变革,仍然是文娱产业当前不变的主基调。
 
半个月后的惊蛰,万物经历一冬的轮转,又将重新回到萌芽和复苏的状态,而决定着一众产业夏日的繁盛和秋日的收获的,并不仅仅是春天的气候,还有它们自身的意志。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微光2020

透过疫情,看懂中国各个行业发展的趋势


【制造业】 被病毒“激活”的中国制造

【交通运输业】疫情之下,交通运输业的变与不变

【餐饮业】 疫情,正在倒逼中国餐饮业进化

【创业公司】 2020,创业公司挥手告别童年
【地产行业】疫情对房地产的影响,没那么大

【教育行业】 2亿熊孩子云上课,商家看到万亿市场,但要赚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原文地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yMzk2MDA0MA==&mid=2247492270&idx=1&sn=b32b4374104079ae5b566ad8674890f4&chksm=fa360929cd41803fe80f1bb2a68079a0fdb6a29590ac6e57be22a441ff52b49da08f479826af

赞(0)
本站所刊载内容均为网络上收集整理,本站不保证其真实性和准确性,所有内容仅供大家娱乐参考。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会尽快处理争议内容。VPS主机推荐 » 疫情之下的冷热文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